小雪人,喜欢我

看了血观音后,觉得很适合奥丁森家相爱相杀的三姐弟。

永远的赢家 番外 弟弟篇

綮儇:

(楔子)

“星阳。”面前的人轻轻喊了一声。


凌星阳惊愕地抬头,忘了遮掩情绪,有一丝慌乱。


车祸过去一百八十四天,严寒褪了。他曾经的阳光轻狂像是被千军万马肆虐着,铁蹄至处,空荡无声。心终于疼成了一潭死水,春意也搅不动。


然而此刻有两个字从头顶落入耳中,似一根根银丝从五脏六腑穿过,柔软绵长,针针见血。早已吞没他的黑夜仿佛被撕裂了一个口子,挤进丝缕光亮。


凌星阳微仰着头,怔怔望着对方。


面前的人眼里露出淡淡的笑意,伸手握住还在发愣的凌星阳。


感受到手上温度的凌星阳一个激灵,却没能挣脱对方的大力,他低头看去。


比自己大的手掌,手背因白皙而能看到青筋突起,手指修长,骨节分明,指甲短而干净,煞是好看。


“合作愉快。”干净温柔的嗓音从凌星阳头顶悠悠传来。


日昱乎昼,月昱乎夜。


姚昱夜。

为黑夜而来,是清冽白亮的月光。




(一)

进门,脱了外套递给老管家,趿上棉拖走过木地板,整个人窝进柔软的沙发里。凌星阳总觉得今天白天过的有些恍惚。


“晚饭好了,大少爷。”老管家来到沙发旁边,轻声提醒道。

“嗯好。”凌星阳早已习惯了这个称呼,他起身穿过走廊来到饭厅。


林姨已经把晚饭摆好,老管家和林姨分别坐在左边和右边,凌星阳坐在餐桌的主位,那曾是凌父的位置。凌父去了,凌星海搬走了,遣散了其他佣人,如今偌大的房子里只剩下他们三个,凌星阳觉得没有主仆之分的必要,倒使这冰冷的建筑物也开始积攒些温暖。


“徐伯,那个叫姚昱夜的,知道我是星阳。”凌星阳夹起一块肉放进嘴里,似不经意间提起。

徐伯的筷子顿了一下,抬头看了一眼对面,林姨仍旧吃着饭,没有什么惊动。

“大——”徐伯声音顿了顿,转头看凌星阳,“那少爷今天的合同谈得如何?”

“签了。”凌星阳淡淡应着。

“少爷如今越发成熟稳重,做什么事都有自己的决断,这半年来,辛苦了。”徐伯眼神微动,泛起心疼和担忧,却没再多说。



晚饭后凌星阳走进书房,坐到书桌前摊开日记。

他仍保持着写日记的习惯,只是打开和合上日记的一瞬间胸口有些闷,喘不过气。已经极力克制,却还是会有记忆跳脱出来,血淋淋嘲笑着他。


“谈话的时候他也许就发现我是凌星阳了吧,但直到最后结束也只是叫了我的名字,没有发难也没有质问,或者说......完全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也对,能带来利益就够了,是谁又有什么关系。”

“我不想好奇,但除了徐伯,这是第一个能区分我和哥的人。”

“按照规则,游戏是不是该结束了呢。”

“可是如今,游戏即便结束,也没有意义了。”

这半年来,他的字越发练得好看。


字如其人,却不及其人。


他皮肤细白,鼻梁高挺,睫毛长长的影子落在下眼睑,书房里暖黄色的灯光微醺,却衬得他身形憔悴,仿佛纸片人一般。


阖上钢笔,凌星阳把自己摔在角落的榻榻米里,举着手机处理邮件。


处理的差不多时,收到秘书发来提醒。他看了一眼,从榻榻米上起身。


明天要早起呢,他心想着,关了门走出书房。


洗完澡出来,拿毛巾边擦头发边打电话。


吩咐完事情,他挂了电话,终于放松下来,不多时便沉沉睡去。

西西里的美丽传说AU. 11

托尼对来自觊觎他的公司,或者觊觎他Omega性别的人的恶意充耳不闻,因为他忙着调查九头蛇,他坚信九头蛇是一个真实存在的组织,即使从没人见过或者听过这个组织的任何成员。但是,他是托尼,这就意味着他永远不会放弃,也有足够的手段去达到他的目的。

而史蒂夫,依然会帮他,可是,最后的结果却不是所有人都希望看到的。史蒂夫逐渐发现,种种证据都指向实验当时军方的负责人以及史塔克工业的内部人员。

史蒂夫犹豫着,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做才是最好,他不希望托尼在失去父亲以后又要面对至亲之人的背叛,可是,他也绝不能容忍托尼对于他身边意图伤害他的人毫无所觉。

所以,他用加倍的时间陪在托尼的身边,而托尼大多时候,根本察觉不到的存在。他有大把的时间,看着托尼,听着他小声的嘟囔,看着他无意地伸出鲜嫩的舌头舔一下嘴唇,他想抚摸托尼乱糟糟的卷毛,想把脸埋进托尼的后颈,想毫无间隙地贴在托尼线条优美的后背,抚摸他的脊椎,他柔软的腰肢,和他圆润挺翘的臀部,以及,让他向往的密处,还有托尼的气味,甜美的气息让他硬的发痛。

不,这不对,史蒂夫抓住自己涣散的思维,他没法否认这个,他常常盯着托尼看,但是绝不是像今天这样,带着这么多冒犯的念头,起码没有这么多。

史蒂夫看着前一秒钟还在工作台忙碌的托尼歪倒在工作台上,小小的一只蜷缩起来,而史蒂夫的靠近让他更加防备的环住自己。

“托尼?怎么了?让我帮你!”

“不,你别过来,”托尼勉强撑起自己,抗拒史蒂夫的靠近,“你的味道,你自己闻不到吗?”托尼的声音近乎娇嗔。

史蒂夫回过神来,该死,都怪今天九头蛇的事让他心烦意乱,让他竟然忘了抑制剂。他慌忙掏出班纳博士给他的小药丸,吞了两粒,感觉自己的呼吸渐渐平静下来。

而托尼,感觉围绕着的富有攻击性的alpha气味逐渐散去,慢慢的回复了神智。

史蒂夫扶起他,把他安置在沙发上。

“托尼,我,,,”
“等一下,”托尼还款胡乱地挥挥手,“史蒂夫,坦白吧,小个子beta什么时候变成了alpha,还有,你吃的是什么?”

史蒂夫压制住他的挣扎,让他舒服地躺在他的臂弯,等着他呼吸逐渐平静下来,
“托尼,我不是有意瞒着你的,你记得我在你身边做助理的时候有一天没过来吗?那是因为我在那一天变成了alpha。”

“但是,,,”

“我知道,托尼,”史蒂夫打断他,“我知道你想问你为什么会什么都感觉不到,那是因为我去班纳博士那里,他给了我这个,”史蒂夫把那个小瓶子展示给托尼。

托尼把玩着那个小瓶子,眉间的疑惑还是没有消退,

“我不明白,史蒂夫,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史蒂夫认真地看着他,郑重地说,
“托尼,我只是想陪在你身边。”
“可是,这跟你是,,,我明白了,老派的绅士,哈?”托尼嘲讽地笑了笑,然后挣扎着离开史蒂夫的怀抱,
“我知道了,你可以走了。”
“托尼,我,,,”
“放开我!”托尼漂亮的大眼睛红了,他用力地瞪着史蒂夫,史蒂夫觉得那片琥珀似乎随时会滴落下来,灼伤他。
“史蒂夫,你真是伤透了我的自尊,你明明知道,那天我和巴基上了床,你最好的朋友,巴基,可是你,你却这么做,你让我怎么,,,”
你让我怎么接受这些?

“托尼,这不是,这是我自愿的,跟你没有任何关系,好吗?你本来,你值得最好的,而我,是个大傻瓜,我知道怎么做才能对你最好。”

“史蒂夫,这不值得,我现在这个样子,根本没法给你任何回应,你才是那个值得最好的人。”

“不,托尼,你知道的,从一开始到你身边,我从来没有想过在你身上得到什么,我只想要你是你自己,我只想要你快乐,可是,我却没能做到。

托尼脸上的表情逐渐柔软下来。

“对了,”史蒂夫的表情突然严肃,“我今天来,主要是告诉你一件重要的事,但是,我不知道自己做的对不对,只是我觉得,你有知道真相的权利。”

“我查到九头蛇,可能和军方,以及史塔克工业的高层有关。”

蜘蛛侠吻

梗来自微博的一对同性恋人传授接吻技巧的视频。
“托尼”
拉长的语调,这是无可奈何的美国队长。
“NO!”
当然了,这是像被抓去洗澡的猫一样挣扎的被美国队长抓来睡觉的钢铁侠。

看着被自己压制住的小胡子男人手脚并用地挣扎,甚至要用上牙齿,史蒂夫翻翻白眼,是的,非常成熟。他甚至得每天提醒自己一百次这跟男人是和他一起拯救世界的英雄,才能克制自己给他换尿布的冲动。

“史蒂夫夫夫夫,,,,”
“不,想都别想,不睡够八小时,贾维斯是不会帮你打开工作间的门的。”

眼看史蒂夫软硬不吃,托尼又挂上了那种让人感到大事不妙的表情,就像是,,,这样,←_←
“我要告诉弗瑞,复仇者的队长假公济私,滥用职权,剥夺钢铁侠的人身自由。”卷发男人扁着嘴说。

史蒂夫叹了口气,
“托尼,这不是限制,好吗?”
“那是什么?”

哎,那个人,不要再去瞪他那无辜的大眼睛了,这对史蒂夫,特别是身边还环绕着托尼体温的史蒂夫来说,真的太艰难了。

史蒂夫垂下眼睛,挠了挠脸,
“总之,睡觉,没得商量。”

托尼气呼呼转过脸,不理他了。
史蒂夫无奈又宠溺地笑了笑。

但是,不管是史蒂夫得了坚持还是托尼的负隅顽抗,都不能解释这个,他们现在的姿势。托尼,仰面躺着,头挪到了床尾,这没什么,没有人规定钢铁侠睡觉姿势该是什么样。而加上按住他肩膀,嘴唇离他的嘴唇只有一厘米,气息从他的下巴流淌到脖子的史蒂夫,就显得不那么直了。

事后说起来,这百分百是托尼的错,
“别说你不享受这个,大兵。”
这也没错,但是那时候,史蒂夫可没想到这会给自己带来一个男朋友。

史蒂夫转身离开房间,听到身后的动静,对,没错,毫无惊喜地转过身,得了吧,你什么时候都不该指望缺乏睡眠的钢铁侠听话。

史蒂夫“轻轻地揭掉”自己背上的男人,按在床上,可能是被他这样若无其事的动作激怒了,托尼用尽全力,竟然把毫无防备的史蒂夫拉了下来,所以你看,这都是托尼的错。

史蒂夫看着托尼近在咫尺的嘴唇,可能是不用面对托尼那双杀伤力太大的眼睛,给了他一点勇气,
"托尼,我可以吗?"
"做,,做你想做的。"

史蒂夫轻轻的貼上托尼的嘴唇,然后变换角度吮吻,试探地伸出舌头扫过托尼的牙齿,柔软的嘴唇。

托尼打开自己接纳史蒂夫,史蒂夫受到鼓励,舌头轻而易举地攻城略地,这个体位方便他用舌头反复扫过托尼的下颚,托尼不甘完全被掌控,灵活的舌头缠住史蒂夫的,纠缠中发出暧昧的啧啧声。

史蒂夫完全沉浸在这个吻中,他的呼吸越来越沉重,托尼舒服的轻哼声对这完全没有帮助,史蒂夫挣扎着稍稍离开托尼的嘴唇,
"嗯~别,,"
托尼永远不会承认这是他发出的声音。

"我想,,,"

"继续,求你,往下,,,"
托尼几乎是哀求着。

"当然。"史蒂夫笑着说。

西西里的美丽传说AU 10

史蒂夫离开了托尼家,茫然地在街头徘徊,他不知道明天的实验能不能成功,甚至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下来,可是托尼,哎,除了Susan,他最放不下的就是托尼。

一阵熟悉的音乐在史蒂夫路过的商店响起,他想起来这是托尼随性跳舞时放的音乐,他情不自禁地走进去,买下了这个唱片。

最后,转着转着,脚步还不是不由他自己地停在托尼的门前,可是,他实在是没有勇气推开这扇门,图托尼眼中的失望足够杀死他。

他把唱片放在托尼的门前,离开了。

“不,不,托尼,你冷静一点!”
史蒂夫没有办法,实验取得了成功,他从一个瘦弱的豆芽菜,变成了一个浑身肌肉的健美冠军,可他还来不及感受自己双手的力量,变故就发生了,他们之间的一个内部人员叛变,枪杀了厄金斯博士和霍华德。

当他把那个叛徒抓捕回来,去却看到了令他心碎的一幕,托尼,还是来了。

他把犯人交给警卫,走向托尼,他才发现,这个男人在痛苦的折磨下把自己缩成小小的一只,不再是史蒂夫心中永远骄傲而光芒万丈的天才Omega。

史蒂夫掰开他死死拽着的霍华德的衣角,心疼地看着他的指甲沁出了血,

“托尼,振作起来。”

他这么安慰托尼,但其实,没了霍华德和厄金斯博士,史蒂夫自己都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

托尼慢慢地站起来,到现在史蒂夫都没有听到他发出一丝声音,他走到杀害霍华德的凶手面前,掐住他的脖子,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声音,

“是谁?是谁要杀我父亲?到底是谁指使你的!”

托尼一拳打在他的脸上。

史蒂夫抓住他的双手,
“不,不,托尼,你冷静一点!”

“我没法冷静!”托尼挣开他,“就凭这个人,绝对不可能杀了霍华德和厄金斯博士,一定是有人指使他!”

托尼抽出警卫的枪,抵在犯人的头上,
“你最好说实话,我会让你死的痛快一点。”

那个犯人看着托尼,突然癫狂地笑了起来,然后嘴里冒出黑色的血液,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声音,

“九头蛇万岁”

托尼松开手,艰难地站起身,史蒂夫看着他,以前,托尼的脸上总是有太多表情,开心的,得意的,委屈的,撒娇的,但是现在,他整个人都失去了生机。

史蒂夫看他镇定的要求实验人员整理现场,将霍华德的尸体运回家中,并让人通知厄金斯博士的家人来认领他的尸体,然后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接下来的日子,史蒂夫没能如愿去往前线,只能通过义演为军方买国债,而托尼,他的生活更加艰难,史蒂夫一直知道,盯着托尼的贪婪的眼睛有很多,但是直到霍华德去世,他才知道,托尼生活的环境是怎样的。

他走在路上,路人的议论和贪婪色欲的目光几乎要淹没他。在家里,也没有过安宁,访客从不间断。公司里,虽然有霍华德的遗嘱,不服托尼接管公司的大有人在,但是,从未摆在门面上但是人人心中都藏着猫腻的是,托尼是个Omega。

没人相信一个Omega能管理一个公司,甚至没人相信一个Omega离开alpha能独自生存,现在那些人还不敢明面上对托尼下手,只是因为他还有一个领着功勋的未婚夫。

西西里的美丽传说AU 9

史蒂夫发现托尼喜欢吃甜食。
总之,他是不太擅长追女孩子,当然也不擅长追男孩子,但是托尼,他的喜好都写在脸上,或者说他那双棕色的大眼睛里。

当他对什么东西感兴趣的时候,他的眼睛里那种沉静但暗含着喜爱的光芒能让他得到他感兴趣的一切,包括史蒂夫认为不太健康的咖啡和过多的甜食。

“不,托尼,那会让你长蛀牙。”

你知道,这样的劝告和托尼眼神的攻击力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

而如果他想让别人对他感兴趣,也只是需要一个眼神。

史蒂夫发现,他简直控制不住自己去触碰托尼,当他递东西给托尼的时候,无意间碰到托尼的手指,他总是忍不住对着自己似乎还残留着托尼体温的手指出神。

他想他已经表现地够明显了,比如每次给托尼递各种小玩意的时候,他总是从背后装作无意地用一只手环住托尼的腰,比如在托尼吃东西的时候用那种甜的发腻的眼神宠溺地看着他,说实话,有时候史蒂夫自己都不清楚这个。

总之,太多不必要的身体接触,太多的eyesfuck,最后,第一次追求Omega的生手Alpha史蒂夫总结道,这些还不如直接开口问。

托尼是Omega,但他从不扭捏,所以也就解释了下面的情况,

“托尼,我想你知道,我很喜欢你,我想要一个答案,当然,我希望我能听到我梦寐以求的回应,你会让我开心到疯掉,但是不管怎样,我不会停止喜欢你。”

就在一个晴朗而平庸的午后,史蒂夫提出了一个突兀的告白。

托尼显然没有他装作的那么镇定,他有些不知所措地侧了侧身,挠乱了一头卷发,

“史蒂夫,听着,我没法这么做,你知道吗?我只是不想我们之间的关系变的复杂。”

托尼有些艰难地看着他。

“我知道,托尼,我,,,”

“不,你不知道,”托尼的眼神有些躲闪,史蒂夫突然明白了他要说什么,

“我和巴基上过床。”

那一刻托尼愧疚的表情快要压垮了史蒂夫,他没办法看着托尼继续这样,他原本是不必在意这些事的,和也不用向谁交代,更不屑露出这样的表情,他这样,只是因为史蒂夫。

史蒂夫没办法,他只能坦白,

“托尼,我知道,我知道这一切。”

托尼不敢置信地看着史蒂夫,

“你知道?是巴基告诉你的?”他此刻还没有怀疑过史蒂夫。

史蒂夫知道他即将说出的话,会让他永久丧失托尼的信任,但是他没有别的选择,他不能让托尼一个人承受这一切,这些原本和他无关的一切。他能付出所有,只要托尼不要露出这种表情,崩溃的愧疚的托尼,他没法面对。

“不,托尼,因为,我跟踪过你。”

托尼退了半步,远离史蒂夫,他此刻的眼神好像琉璃一般没有任何波动,闪着冷硬的光,

“为什么?史蒂夫,为什么?”

“,,,”

“回答我!”

“托尼,,,”史蒂夫开始害怕了,托尼对他的信任有多牢固,现在他的心就有多破碎。

“我,,我没有任何理由这么做,托尼,我没法给你一个解释,我没法为自己辩解,我只是,没办法在继续瞒着你,我只是想接近你。”

托尼垂下头,发出了一丝轻笑,然后不在意地理了理头发,这让史蒂夫更惶恐了,

“托尼,我,,,”
史蒂夫今天比穷的频率超过了他以前在追求女孩子的时候吃瘪的总和。

“没关系,你知道的,我确实睡了你的好兄弟,我们之前,就扯平了,现在从这里出去,我累了。”

“不,托尼,这没法,,,不能就这么抵消,我伤害了你,而那,那是你的自由”

“自由?哼,史蒂夫,你最好是真的明白什么是自由。”

“托尼,你要相信我!我和那些人不一样!”

“我相信过你,你说你和那些人不一样,但是你做出的事又和他们有什么区别,说真的,史蒂夫,我没法和你再待在一起,你走吧。”

史蒂夫还想再开口,而托尼只是转过身,留下一个冷硬的背影,而就算是这个,也美到史蒂夫心痛。

史蒂夫走到门前,忍不住转身,

“计划执行的时候,你回来吗?”

托尼没有回头,也没有说一句话,史蒂夫苦笑着,离开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考试终于结束了,忍不住马上肝了一章。

西西里的美丽传说AU.8

史蒂夫的脑子一团糟,甚至没有注意到巴基离开,他在托尼的窗前一直呆到后半夜,才回到家,Sharon快担心死了,但是史蒂夫只能无力地笑了笑,安慰惊慌失措的妈妈。

他知道他没有立场如此在意托尼和谁上床,可是他无法控制他对托尼的占有欲,托尼的追求者众多,他希望他在托尼心中是特别的一个,可是,托尼明显只是把他当成一个小孩子,却不知道,这个十六岁的少年只是因为他的一次自读,就长成了一个大人,

第二天,心力交瘁的史蒂夫还是没办法放下自己的责任,还是按照约定去了托尼的工作室,巴基要去参军了,正忙着做准备,所以避免了他们三个尴尬的会面。

"史蒂夫?"

"啊?"

"你没事吧?"

史蒂夫回过神来,发现托尼正担忧地看着他,他允许自己在那双漂亮的眼睛里沉醉片刻,才低下头,说:

"我没事,托尼。"

他没想到,只是念了托尼的名字,就让他的心满足地发胀。

"如果不舒服,你可以回去,我一个人没关系。"

史蒂夫打起精神来,笑了笑,

"我真的没事,我们继续吧。"

托尼只好由着他。

时间一天天过去,他们三个又聚了一次,史蒂夫很害怕他会碰到巴基和托尼之间不为人知的亲密,可是,他们两个之间相处的方式没有丝毫改变,而且,史蒂夫敏感地发现巴基身上的味道没有丝毫改变!怎么会这样,难道他们之间没有进行标记吗?他们怎么能表现得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在送巴基离开的那天,史蒂夫终于忍不住了,
"巴基,我那天偶然碰到了你和托尼在,,,"

史蒂夫有些支支吾吾,

"嗯,是有这么回事。"

史蒂夫对巴基若无其事的态度有些生气,

"嘿!认真点!既然你和托尼在一起了,为什么你没有标记他?"

巴基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我们只是互相帮助,好吗?我看他挺顺眼的,他需要人帮他度过发情期,你还不了解我吗?我会找个Omega安定下来?别逗了!"

"可是托尼他,,,"

"别这样好吗?"巴基拍拍史蒂夫的肩膀,"托尼可不是像单纯无辜的Omega,他知道自己要什么,况且,你也知道没有alpha的发情期有多难熬吧?如果你是个alpha,托尼肯定不会选我帮他度过发情期。"
巴基说完,又觉得有点不对。

"什么?托尼不会那样!"
史蒂夫脸红着为托尼辩解着。

"不会哪样?是不会随便和人上床,还是不会和你上床?史蒂夫,我从来不知道你有性别歧视。"

"我没有!我只是尊重他!"

巴基看他那激动的表情,突然想明白了,坏笑着,

"嘿!你是不是对托尼有意思?"

"不,我,,,是,我喜欢他。"史蒂夫挫败地说。

巴基收敛了调笑的表情,

"听着,如果你真的喜欢他,我希望你不要介怀我和他之间的关系,知道吗?这不并代表他不值得尊重。"

史蒂夫点点头,

"我知道,托尼他从来不是那种Omega,并且我知道,托尼才是对的,哪怕所有人都说他是错的。我喜欢他的,就是他这一点。"

巴基欣慰地看着他,然后,看了看即将启程的火车,给了史蒂夫一个拥抱,上车了。

史蒂夫看着远去的火车,突然明白为什么托尼会对巴基另眼相看,他也明白自己做错了,托尼需要的,不是小心翼翼地对待,或者打着为他好的名义束缚着他,他想要的,是尊重和热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