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雪人,喜欢我

something I can turn to, somebody I can kiss(三)

托尼抬起手挡在胸前,做出防备的姿势,史蒂夫拉开他的手抱住他,托尼在他的怀里挣扎,史蒂夫收紧手臂,两个人都在剧烈的喘气,
“Fri.,,,,,”
史蒂夫抬起一只手捂住他的嘴,
“嘿!”
史蒂夫看着近在咫尺的托尼,才发现两人的姿势有多暧昧,他的一只手揽着托尼被西服包裹的让人浮想联翩的腰,一只手捂住托尼惊呼的嘴,手指陷入他湿润的嘴唇,而托尼的双手抵在他胸前。
史蒂夫是第一次近距离看着托尼,棕发男人的卷发在争执中变得凌乱,整个人都被压制着却仍旧不甘示弱地瞪着他,
史蒂夫人生中第一次体会到不知所措的感觉,他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理性告诉他他应该马上放开托尼,放开他,不然就再也没有机会解决这个了,
可是直觉却让他保持着这个姿势,手指上的湿润感和托尼的眼睛让他心跳加速,这让他害怕看到自己在托尼眼中的样子。
车窗被人敲响,
“嘿哥们,这可是在公共场合!”
史蒂夫和托尼同时回过神来,慌乱地松开对方,眼神游移着,在狭小的空间里退无可退地闪躲着。
托尼烦躁地拉开领带,史蒂夫发现他穿了一件不太符合他风格的黑色西装,收敛了他玩世不恭的气质,可是再配上他乱糟糟的头发和泛着水光的嘴唇,这种反差增加了暧昧的气质,
托尼舔了舔唇,准备说些什么,史蒂夫想着刚刚自己的手指还贴在那,便克制不住口干舌燥的感觉,
“托尼,我,,,,”
“我,,,,”
两个人同时开口,然后又开始了干瞪眼,最后还是托尼先败下阵来,他回避了刚刚暧昧的气氛,
“你可以待在纽约,但在我找到我们可以安全联系的方式之前,你最好还是老老实实地夹起尾巴做人。”
“托尼,我,,,,”
“够了,停止托尼我,我已经做出了最大的让步了,你知道吗?我现在恨不得把你重新冻回北冰洋,这样就不会有这些无穷无尽的麻烦!”虽然斯塔克的名字一直和麻烦挂钩,但自从遇到了这个老冰棍,也远远超过了上限。
“哦,我只是想说,那个手机可以随时定位我的位置,方便随时你找到我,在你需要我的时候。”
史蒂夫抬眼看他。
what the fuck?这是什么?狗狗眼?下一步他是不是要摇尾巴了?托尼带着那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他,好像他突然长出了两个头。
“我不需要,Friday!”
托尼发出丢脸的尖叫。
“Yes, sir。”
史蒂夫被丢了出去,再一次的。
托尼在接下来的会议中,时而烦躁,时而心不在焉,这意味着他得罪了每一个他能看见的人,最后那群政府官员几乎是用轰地把他请了出去。
他回到大厦,扯掉领带,把自己关在车间里,在第三次差点用电焊枪烧穿自己的手的时候,他忍不住咒骂,
“操你的罗杰斯!”
他把自己摔到床上,懊恼地发现自己今天几乎每一个情绪都被史蒂夫支配着,自己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每一句话都不受自己的控制,还有那他努力想要忽视忘掉的暧昧空气,他们是怎么把一个复仇意味的谈话变得这么像调情的?难道他真的有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吗?他自暴自弃地想。
史蒂夫从托尼张扬的跑车狼狈地下来之后,低调地穿过城市,用托尼的话来说就是夹着尾巴回到了自己的住处,等他脱掉上衣现在浴室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一直挂在脸上的傻笑,他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那一瞬间,有一种阔别已久的感觉击中了他,托尼。

something I can turn to, somebody I can kiss(二)

托尼无疑是很忙的,特别是内战之后,如果他仅仅是将发生在他身边的不公正的事视为他的责任,那他完全可以解决这个,可是,虽然自诩未来学家,他却在担心那些未发生的事,甚至是那些明明不是他的责任所引起的一系列事件,史蒂夫简直不敢想象那些愧疚感给托尼带来了多少负担。
史蒂夫在那次被托尼赶出去之后,不敢再明面上去找他,毕竟托尼所处的位置涉及多方势力,他不能再增加他的负担。
他现在使用了娜塔莎的间谍设备进行了面部改造,看起来和以前完全是两个样子,除了仍旧健美的身材。
他没法去神盾或者斯塔克大厦找托尼,也不想当一个跟踪狂,所以他只好蹲点,在托尼常去的咖啡厅。
他倒是他见过几次,但是从来没有任何交流,托尼总是来去匆匆,史蒂夫可以肯定,虽然他进行过伪装,但是托尼绝对可以认出他,他没这么做的原因只是因为他认为史蒂夫绝不可能再待在纽约。
这样不行,史蒂夫想,他不能再拖延下去,他在等一个机会。
这个机会终于到了,托尼那天自己开车出来,所以这个天才在快把自己饿糊涂的时候总算记起来在去工作之前给自己买一个汉堡,史蒂夫看准时机,钻进了他的跑车后座,托尼脸上的表情恐怕他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有多丢脸,看来他想的没错,托尼果然一眼认出了他。
“开车,托尼,再过三十秒我可能就被抓走了。”
托尼发动汽车,却忍不住破口大骂,
“你他妈要是有脑子,就不会做出这样的事,要说你他妈没有脑子,又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操你的,罗杰斯。”
托尼在方向盘上用力地捶打了一下,升起了敞篷跑车的顶棚。
史蒂夫轻巧地转动身子,做到托尼旁边,感觉到他有明显的僵硬,
“我以为你现在应该已经回到了瓦坎达的冰棍联盟?”
“托尼,你知道,我们之间的事没解决之前我是不会走的,我只是想和你谈谈。”
“没什么好谈的,我会继续在神盾局发挥钢铁侠的作用,如果你想知道这个的话。”
史蒂夫摇摇头,
“不,托尼,这不是我想和你说的,我知道无论如何你都不会放弃复仇者的身份,我这次,只是为了我们之前的关系。”
“我想这个并无关联。”托尼不耐烦地摆手
看来托尼确实希望他们从此以后公私分明。
“不是这样的,”史蒂夫的手无意识地抓住托尼的胳膊,托尼转过头严厉地看着他,史蒂夫放开他,
“我很抱歉,我是说,我会来,是因为我只有你了,你懂吗?”
托尼直视前方,吸了一口气,
“抱歉?”
“吧唧选择重新把自己冰冻起来。”
史蒂夫无法掩饰自己语气中的失落。
托尼松了一口气,他不敢承认当史蒂夫说出那句话时心里的汹涌,
“即使这样,也没法弥补他犯下的罪行。”
史蒂夫低下头,
“我明白,但是我就是无法放弃他,我没办法,做到这个。”他的手比了一个无意义的形状。
“那也也该明白我为什么,我为什么没法原谅他!”托尼怒吼。
史蒂夫痛苦地看着他,
“我明白。”
托尼踩下刹车,拽住史蒂夫的领子,
“但是你还是不肯承认你错了,对吗?”
史蒂夫不敢看他的眼睛,
“我很抱歉。”
托尼松开他,痛苦地扶着额头,
“我想如果这个没有达成共识,我们永远没什么好谈的,就只是合作,不行吗?然后带着你的固执滚回瓦坎达!”
史蒂夫在那一刻,几乎要放弃了,可是看着托尼疲惫的样子,他发现他没办法坐视不理,
“不,托尼,你知道我们可以做到这个,只是你拒绝相信。”
“你他妈到底什么毛病?不要把你美国队长那一套用在我身上,我不是那群没有脑子的士兵,会相信你不切实际的构想!”
史蒂夫急切地抓住他,
“你知道这不是不切实际,你为什么不肯给我一次机会,让我证明这个,托尼,”

来人啊,退下(五)
NC17

something I can turn to, somebody I can kiss(一)

我想要的仅此而已,
仅仅是那些我力所能及的事,
我能吻到的人。
Something Just Like This. Chainsmokers
NC17
史蒂夫一直以为,他是美国队长,他一直在做正确的事,那就没什么可愧疚的,他只需要对自己做的选择付出代价。
可是,托尼在得知真相的那一刻的眼神,带给他的疼痛却超过了救回吧唧的喜悦。
那是不正确的,他想,他从来没有退缩过,以前是为了自己热爱的国家,现在,为的只是手中能抓住的东西和人,吧唧无疑是他的珍宝。
即使时隔多年,他对吧唧的感情依旧没有变化,可是对于托尼,他的感觉是复杂的,他们是队友,但现在不是了,他们是朋友,但现在也不是了,
但是,他不能否认这个,他不希望从今以后和托尼除了战斗再无交集,所以,才有了那封信。
而这一切,又发生了改变,吧唧选择重新将自己冰冻,他不知道自己应该是什么感受,吧唧还是没有变过,正直负责,却又改变了许多,少了那些玩世不恭和对自己的依赖。
作为九头蛇特工的数年间,他毕竟自己走过了那么多杀戮与坎坷。
他知道这个时候去找托尼是自私的,对于局势也太过敏感,可是,他只是没办法,他做不到这个,他可能只是有点恐慌,他想,他或许可以明白托尼的感觉了,可是,到了最后他才发现,他了解的,不过其中的万分之一。
他很轻易地进入了神盾局,可是他却没有感到一丝欣喜,因为他知道并不是托尼对他不设防,而是对他们关系的修复再也不抱希望。
"Cap?"
史蒂夫的心沉了下去。
他宁愿托尼讽刺他,甚至揍他一顿,而不是这样一副客套的面孔,他知道,托尼对一个人越是防备,他的面具就越完美。
看来我来对了,他坚定地想,他必须做些什么,如果他放任他们的关系这样发展下去,只怕再也没有重新合作的可能。
"不是通缉犯队长?"
托尼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变化,他没有想到史蒂夫直接把这件事搬到台面上。
"我差点忘了我正在和政府合作,或许应该入乡随俗,通缉犯队长?不,应该是通缉犯史蒂夫罗杰斯。"
他把他的名字咬得很重。
"我以为和政府唱反调是Stark的风格?"
"那你就看错我了,毕竟越老越精明啊。"
"我认为,,,"
他看到托尼有一瞬间的紧绷,
"或许我能够坐下来谈。"
托尼深吸了一口气,他飞快的说:
"或许你该走了,前探员先生?"
"不。"
"你说什么?"
托尼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我说不。"
史蒂夫重复。
托尼眯起眼睛,那一瞬间史蒂夫以为他要爆发了,可是他最后还是忍住了,把到了嘴边的脏话憋了回去,他只是踢开椅子,镇定自若地离开。
史蒂夫不想承认,他有一些失望。
可是托尼又折了回来,
"Friday, 现在,尝试一下你的Stark模式?"
"yes, sir. "
史蒂夫甚至有一瞬间的惊喜,毕竟托尼还是没有变不是吗?虽然他下一秒就被他怀念的Stark模式赶了出来,以一种不怎么体面的方式。
他十分怀疑托尼有没有再看,即使没有,Stark家的造物也不会让他错过这个。

来人啊,退下(三)
只能转图了

来人啊,退下

这几乎把Steve气疯了,他扯出一个凶狠的笑,
“你就是永远得不得教训,是不是?”
不顾小个子男人的挣扎和一路上嘴里的骂骂咧咧,拉着他的手把他带到洗手间,那个明明已经昏厥身体却仍旧止不住抽搐的beta面前。
tony看着那个前一秒还在晚会上谈笑风生的男人像条死狗一样躺在这里,联想到自己可能的下场,艰难地扯出了一个难看的笑,他看向Steve,
“这可真是够难看的,鉴于我是一个花花公子,哈?”
Steve不知道自己是该为他无所谓的态度生气,还是为他的伪装心痛,但他还是软化下来,抬起手轻轻抚向tony的耳后,轻柔的说,
“tony,你,,,”
tony的身体有一瞬间的僵硬,但他很快反应过来,抬手用力拍掉了Steve的手,他能够感到alpha的信息素强硬地萦绕在他耳边,后颈,这让他本能地想逃离Steve的触碰,看到Steve仍旧想靠近他,他惊恐得口不择言,
“够了,不要拿你四十年代对待妞似的的态度对我。”
Steve被他推开后有一瞬间的错愕,然后便是铺天盖地的怒气,他的信息素已经非常明显,他可以从tony瑟缩的表情感受到这个,他从来没有像这样对待一个omega,但是tony说的没错,这不应该是他们相处的模式,鉴于tony对自己omega的身份如此厌恶和逃避。
他对tony扯出了一个凶狠的笑,点点头,满意得看到他几乎是本能地后退了一步,
“你说的没错”
而tony,在听完Steve对他们的争吵做了一个简短的总结后,几乎是无意识地看着Steve完成把那个男人丢出去,锁上卫生间的门这一系列动作。
然后,Steve慢慢地向他走开,每一个脚步声都像是敲击在他心上。
tony摆着手,妄图和生气的alpha讲道理,这是他到后来多久都会嘲笑自己的事,Stark?讲道理?哈?
“Steve?你,,,,”
tony觉得Steve根本没有在意他说了些什么,只是用力揽住他的腰,把他带到狭窄的隔间里,空间的狭小增加了压迫力。
脑子里有梗放不下,但是再写下去就要敷衍了,先发一小段。

上一次发的《来人啊,退下》第二章被我不小心删了,打了那么久啊,不知道还想不想再打一遍,要更新的话肯定要推迟了
占tag抱歉

来人啊,退下

OK,倒不是说这真的关他的事了,也不是说那个花花公子身上带着若有若无的omega气味还四处招摇左右逢源冲击到了他来自四十年代的道德心,因为显然,他们的第一次正式见面已经为他做了足够的心里建设,所以,他并不在意在这个久违的聚会上看到Tony Stark带着戏谑的笑意,跟一个膝盖快要挤到他裆部的beta闲聊,强调一下,他没有可以去闻每一个侵入Tony私人领地的人,他只是,本能什么的,作为一位优秀的复仇者领导者,要能随时观察周围的情况。
显然,那位著名的Stark先生自以为凭他自己的一点钱和权势,就能完美地掩盖自己的omega身份,顺便跟每一个两条腿的生物调情,但是,显然Steve不这么认为,鉴于他刚刚看见一个beta男性出于一些龌龊的想法,拿着一瓶加了料的小玩意放在花花公子面前,你知道的,他不是一直观察着某个自大的土豪,只是出于复仇者领导要随时统领全局的考虑什么的,,,,
他从后方靠近那个狗娘养的,他是说脏话了吗?操,忽略掉这个吧,他还有更重要的时要做不是吗?
“cap?”
“我是来跟你说一声,我要先回去了。”
“嗯哼。”他举杯示意,喝了一口。
他身边的beta也做了同样的事。Steve冷眼看着他举杯时得意的眼神。
可是,最后他们三个第一个离开的却不是他,那个**捂着嘴含糊的说:“失陪一下,我去一下洗手间。”
然后连滚带爬的逃命似的走了。
tony挑起一边眉毛,
“我猜这不是个性暗示?”
Steve充满喜爱的看着这样的tony,
“怎么?难道一个Stark不相信自己有让别人如此迫不及待的魅力?”
tony疑惑地看向他。
Steve耸耸肩,坦诚了刚刚趁着自己打招呼两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他身上的时候神不知鬼不觉地把两杯酒调换了的事。而且,他还瞥到了一些有趣的事,就像看到他来了,花花公子不自觉地离那个人远了几分的这种事。
tony带着不可置信的目光瞪着他,让他真的非常想抚摸一下他那双金棕色的大眼睛,但是他很好的掩盖了这一切,回以他无比无辜的眼神,你懂的,就像他拿着假简历参军时的眼神。
tony显然不吃这套,或者说他已经吃了,所以他只是说:“OK,cap,你现在显然让一个Stark感到吃惊了,发表一下获奖感言?”
"这毕竟是你的客人,我想,,,",他不感到抱歉,显然tony也感到了这点,他不情愿的开口,
“好吧,竟然有一天轮到我来质疑全美道德标准,说吧,你完全可以直接告诉我这件事,然后pepper会解决这事。”
“我只是觉得太便宜他了,,,”,等等,他敏感地抓住了一些信息,“所以这种事常常发生?”
Steve不知道自己现在的表情,但是从tony的反应看来肯定十分有压迫感,但是,他真的腾不出心思收一下信息素,所以,tony明明是挨过几次巴掌却仍旧我行我素?这点让他怒不可遏。
tony显然被冒犯了,他的一生中并没有遇到几个alpha,出于一些利益考虑,所以,难道alpha就是这种靠着信息素压迫别人达到自己的目的的生物吗?
他瞪大了眼睛看着Steve,这意味着他马上要变成变成一个口不择言的混蛋了。
“够了,不要拿你那套理论来教训我,这是我的私事,而且,很不幸的告诉你,不要以为你刚刚救了我就可以对我指手画脚,因为我他妈根本就不在乎?”
看到Steve脸上混杂的表情,他知道自己彻底说错话了,但他还是梗着脖子瞪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