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雪人,喜欢我

永远的赢家 番外 弟弟篇

綮儇:

(楔子)

“星阳。”面前的人轻轻喊了一声。


凌星阳惊愕地抬头,忘了遮掩情绪,有一丝慌乱。


车祸过去一百八十四天,严寒褪了。他曾经的阳光轻狂像是被千军万马肆虐着,铁蹄至处,空荡无声。心终于疼成了一潭死水,春意也搅不动。


然而此刻有两个字从头顶落入耳中,似一根根银丝从五脏六腑穿过,柔软绵长,针针见血。早已吞没他的黑夜仿佛被撕裂了一个口子,挤进丝缕光亮。


凌星阳微仰着头,怔怔望着对方。


面前的人眼里露出淡淡的笑意,伸手握住还在发愣的凌星阳。


感受到手上温度的凌星阳一个激灵,却没能挣脱对方的大力,他低头看去。


比自己大的手掌,手背因白皙而能看到青筋突起,手指修长,骨节分明,指甲短而干净,煞是好看。


“合作愉快。”干净温柔的嗓音从凌星阳头顶悠悠传来。


日昱乎昼,月昱乎夜。


姚昱夜。

为黑夜而来,是清冽白亮的月光。




(一)

进门,脱了外套递给老管家,趿上棉拖走过木地板,整个人窝进柔软的沙发里。凌星阳总觉得今天白天过的有些恍惚。


“晚饭好了,大少爷。”老管家来到沙发旁边,轻声提醒道。

“嗯好。”凌星阳早已习惯了这个称呼,他起身穿过走廊来到饭厅。


林姨已经把晚饭摆好,老管家和林姨分别坐在左边和右边,凌星阳坐在餐桌的主位,那曾是凌父的位置。凌父去了,凌星海搬走了,遣散了其他佣人,如今偌大的房子里只剩下他们三个,凌星阳觉得没有主仆之分的必要,倒使这冰冷的建筑物也开始积攒些温暖。


“徐伯,那个叫姚昱夜的,知道我是星阳。”凌星阳夹起一块肉放进嘴里,似不经意间提起。

徐伯的筷子顿了一下,抬头看了一眼对面,林姨仍旧吃着饭,没有什么惊动。

“大——”徐伯声音顿了顿,转头看凌星阳,“那少爷今天的合同谈得如何?”

“签了。”凌星阳淡淡应着。

“少爷如今越发成熟稳重,做什么事都有自己的决断,这半年来,辛苦了。”徐伯眼神微动,泛起心疼和担忧,却没再多说。



晚饭后凌星阳走进书房,坐到书桌前摊开日记。

他仍保持着写日记的习惯,只是打开和合上日记的一瞬间胸口有些闷,喘不过气。已经极力克制,却还是会有记忆跳脱出来,血淋淋嘲笑着他。


“谈话的时候他也许就发现我是凌星阳了吧,但直到最后结束也只是叫了我的名字,没有发难也没有质问,或者说......完全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也对,能带来利益就够了,是谁又有什么关系。”

“我不想好奇,但除了徐伯,这是第一个能区分我和哥的人。”

“按照规则,游戏是不是该结束了呢。”

“可是如今,游戏即便结束,也没有意义了。”

这半年来,他的字越发练得好看。


字如其人,却不及其人。


他皮肤细白,鼻梁高挺,睫毛长长的影子落在下眼睑,书房里暖黄色的灯光微醺,却衬得他身形憔悴,仿佛纸片人一般。


阖上钢笔,凌星阳把自己摔在角落的榻榻米里,举着手机处理邮件。


处理的差不多时,收到秘书发来提醒。他看了一眼,从榻榻米上起身。


明天要早起呢,他心想着,关了门走出书房。


洗完澡出来,拿毛巾边擦头发边打电话。


吩咐完事情,他挂了电话,终于放松下来,不多时便沉沉睡去。

评论

热度(16)

  1. 小雪人,喜欢我綮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