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雪人,喜欢我

something I can turn to, somebody I can kiss(三)

托尼抬起手挡在胸前,做出防备的姿势,史蒂夫拉开他的手抱住他,托尼在他的怀里挣扎,史蒂夫收紧手臂,两个人都在剧烈的喘气,
“Fri.,,,,,”
史蒂夫抬起一只手捂住他的嘴,
“嘿!”
史蒂夫看着近在咫尺的托尼,才发现两人的姿势有多暧昧,他的一只手揽着托尼被西服包裹的让人浮想联翩的腰,一只手捂住托尼惊呼的嘴,手指陷入他湿润的嘴唇,而托尼的双手抵在他胸前。
史蒂夫是第一次近距离看着托尼,棕发男人的卷发在争执中变得凌乱,整个人都被压制着却仍旧不甘示弱地瞪着他,
史蒂夫人生中第一次体会到不知所措的感觉,他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理性告诉他他应该马上放开托尼,放开他,不然就再也没有机会解决这个了,
可是直觉却让他保持着这个姿势,手指上的湿润感和托尼的眼睛让他心跳加速,这让他害怕看到自己在托尼眼中的样子。
车窗被人敲响,
“嘿哥们,这可是在公共场合!”
史蒂夫和托尼同时回过神来,慌乱地松开对方,眼神游移着,在狭小的空间里退无可退地闪躲着。
托尼烦躁地拉开领带,史蒂夫发现他穿了一件不太符合他风格的黑色西装,收敛了他玩世不恭的气质,可是再配上他乱糟糟的头发和泛着水光的嘴唇,这种反差增加了暧昧的气质,
托尼舔了舔唇,准备说些什么,史蒂夫想着刚刚自己的手指还贴在那,便克制不住口干舌燥的感觉,
“托尼,我,,,,”
“我,,,,”
两个人同时开口,然后又开始了干瞪眼,最后还是托尼先败下阵来,他回避了刚刚暧昧的气氛,
“你可以待在纽约,但在我找到我们可以安全联系的方式之前,你最好还是老老实实地夹起尾巴做人。”
“托尼,我,,,,”
“够了,停止托尼我,我已经做出了最大的让步了,你知道吗?我现在恨不得把你重新冻回北冰洋,这样就不会有这些无穷无尽的麻烦!”虽然斯塔克的名字一直和麻烦挂钩,但自从遇到了这个老冰棍,也远远超过了上限。
“哦,我只是想说,那个手机可以随时定位我的位置,方便随时你找到我,在你需要我的时候。”
史蒂夫抬眼看他。
what the fuck?这是什么?狗狗眼?下一步他是不是要摇尾巴了?托尼带着那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他,好像他突然长出了两个头。
“我不需要,Friday!”
托尼发出丢脸的尖叫。
“Yes, sir。”
史蒂夫被丢了出去,再一次的。
托尼在接下来的会议中,时而烦躁,时而心不在焉,这意味着他得罪了每一个他能看见的人,最后那群政府官员几乎是用轰地把他请了出去。
他回到大厦,扯掉领带,把自己关在车间里,在第三次差点用电焊枪烧穿自己的手的时候,他忍不住咒骂,
“操你的罗杰斯!”
他把自己摔到床上,懊恼地发现自己今天几乎每一个情绪都被史蒂夫支配着,自己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每一句话都不受自己的控制,还有那他努力想要忽视忘掉的暧昧空气,他们是怎么把一个复仇意味的谈话变得这么像调情的?难道他真的有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吗?他自暴自弃地想。
史蒂夫从托尼张扬的跑车狼狈地下来之后,低调地穿过城市,用托尼的话来说就是夹着尾巴回到了自己的住处,等他脱掉上衣现在浴室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一直挂在脸上的傻笑,他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那一瞬间,有一种阔别已久的感觉击中了他,托尼。

评论(1)

热度(16)